企业社会责任强度对印度企业声誉和财务业绩的影响外文翻译资料

 2022-11-18 14:55:10

英语原文共 10 页,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企业社会责任强度对印度企业声誉和财务业绩的影响

摘要

过去几十年来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学术界和企业界也日益增长对这个问题的兴趣。2013年印度颁布实施了“公司法案”,该法案要求企业将其净利润的2%投入到社会活动中,这一背景下企业社会责任引起了很多关注。发达国家已经通过企业声誉,竞争强度和广告等因素对企业社会责任和盈利能力之间的联系进行了测试。这些关联在像印度等新兴经济体上进行了广泛的测试,这促使我进行这项研究。 Neville等人(2005)提出了一个整合利益相关者的理论模型,以及影响CSR-FP关系的内部和外部因素。这项研究修改和使用Neville等模型等,来测试在印度背景下提出的联系。结构方程模型揭示了企业社会责任强度与企业声誉之间的重要关系;社会主动性和公司战略的重要作用适用于提高公司的企业声誉;以及广告和推广在提升企业声誉方面的重要作用。其他变量如竞争强度,供应商力量,客户力量和员工力量被发现对拟议关系没有显着作用。

关键词:CSR强度,企业声誉,公司绩效,股东

介绍

在亚洲市场的跨国公司都是自由化和全球化的,这使得消费者对企业的期望越来越高以及压力群体的出现,并加强了亚洲次大陆的企业社会责任事业。对于一家公司应对社会压力是很重要,因为它可以通过推掉公司的投资者或间接损害公司的声誉或品牌资产来直接影响其市场价值。公司可能会鼓励企业开展对社会负责的活动以抵制负面非政府组织的关注(Baron 2009)。此外,印度消费者越来越意识到商业在社会中有更广泛的社会作用(Mishra and Suar 2010)。因此,印度公司开始专注于企业社会责任活动,在重要的利益相关者之间建立信任(Mishra and Suar 2010; Carroll and Shabana 2010)。企业社会责任有助于公司获得公众赞赏;弥补一个行业的错误认识;和/或管理他们的声誉。旨在使企业管理符合全球规范的印度公司法案2013年指示企业投资于社会和道德原因。考虑到这一法定要求,企业需要投资于对企业绩效有影响的CSR活动,并确保企业履行的CSR支出长期有利于他们。这项研究相应地解决了印度背景下的CSR-FP链接问题。 Neville等人(2005:1190)提出了一个理论模型,将影响CSR与FP之间关系的利益相关者,内部因素(声誉管理能力;社会行动和企业战略匹配)和外部因素(利益相关者力量;竞争强度)整合在一起。该模型还设想了利益相关者对CSR-FP关系的调节作用。这项研究旨在测试模型在印度背景下的有效性。内维尔等人提供的假设(2005)全盘考虑利益相关者,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考虑到几个不同的利益相关者群体的存在(Freeman 1984:25)对企业的重要性不同,他们需要分别进行分析。之前的研究(Rose和Thomsen,2004)将员工,客户和供应商视为主要利益相关者,由于他们有能力控制公司的关键资源,因此可能会显着影响公司的业绩。因此,本研究试图分析印度背景下的Neville模型,重点关注对企业绩效有显着影响的客户,供应商和员工。

1.理论背景和假设发展

1.1企业社会责任

一个对社会负责的公司可以盈利地运营业务,同时考虑它对社会的影响(正面和负面,环境,社会和经济)。 Rowe(2006)认为企业社会责任不仅仅是慈善事业,而Moir(2001:17)认为企业社会责任主张考虑诸如市场(客户,供应商),员工,社区和环境等问题。 企业社会责任应被视为帮助创造机会,创新和创造竞争优势的战略步骤(波特和克雷默,2006年)。 在印度背景下,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的范围和强度取决于社会压力(即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社会活动家)的综合影响(Baron et al。2011),并导致绩效改善(Story and Neves 2015; Jitaree et al 。2014)。 企业社会责任强度(Lins et al。,2015)指的是企业在下一年将企业当年的利润用于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的程度。

1.2企业声誉

企业声誉是“公司过去行为和未来前景的集体表现,描述了主要资源提供者如何解释公司的举措并评估其提供重要结果的能力”(Fombrun 1996:293)。 根据赖等人。 (2010:458),CR是“反映集体利益相关者群体看法的整体印象”。 简而言之,CR包含对利益相关者个人观点形成的组织形象的整体评估(Whetten and Mackey 2002)。 CR受财务稳健性,管理质量和CSR的影响(Leiva et al。2014)。 因此,企业可以通过参与企业社会报道来努力影响其声誉(Peacute;rez2015)。

1.3财务绩效

用已经广泛使用基于市场的,基于会计的和基于感知的测量来衡量FP(Orlitzky et al。2003)。 文献提供了多达80个关于CSR-FP关系的绩效指标(Griffin和Mahon,1997)。 这些措施根据研究的目的而有所不同。 对于营业利润,会计利润和市场效率有不同的措施。 一般来说,最常用的计量指标是企业规模,资产时效,股本资本回报率,资产回报率(ROA),PB比率,ROCE和销售回报率。 本研究采用营业利润(资本回报率(ROCE)),会计利润(净利润(NP))和市场指标(价格/账面率(P / B))的衡量标准。

1.4 CSR强度和企业声誉

企业社会责任活动影响企业的营销活动,如企业沟通,品牌建设和声誉建设。 Zadek等人(1997)认为,CR涉及对通过人际交流和广告传达的信息产生的组织的看法。良好的声誉可作为竞争优势,使企业能够轻松吸引投资者,进入资本市场,收取溢价并提高信用评级(Fombrun 1996)。 CR指利益相关者对企业预测可信度的评估(Neville 等2005)。企业社会责任活动通过企业传播,声誉建立和品牌建设等公司的营销努力对企业责任产生影响。它涉及对通过大众媒体和人际沟通传递信息产生的组织的看法(Dowling,1986)。因此,我们假设:H1:企业社会责任强度对企业声誉有积极影响。

1.5企业声誉和公司绩效

积极的声誉为组织提供了竞争优势,并使其能够为其产品和服务收取更高的价格(Fombrun 1996)。 Black和Khanna(2007)确定组织利用资源提高声誉,期望他们能够提高绩效。正面声誉影响供应商的选择(Weiss 等1999),从而保证提供更好的质量投入,最终实现更高的利润(Roberts and Dowling 2002)。 Little,P.和Little,B。(2000)指出,高度知名的公司由于其CSR活动而具有较高的市盈率。 CR代表了一种无法复制的竞争优势,并且通过吸引投资者可以带来优异的绩效(Fombrun,1996)。此外,CR帮助公司为公司的产品和服务提供高价格的服务。更便宜的原材料;吸引更多合格的员工;更高的消费者/员工忠诚度和稳定的收入。因此,我们假设:H2:企业声誉对公司的财务业绩有积极的影响。

1.6社会主动性/企业战略契合以及CSR-FP关系

文献表明CSR与FP之间存在关系(Orlitzky et al。2003)。 Husted(1999)提出,企业社会责任绩效关系是社会问题性质与公司相应对策和策略之间的契合的结果。 进行与公司战略不一致的社交活动的公司不符合利益相关方的期望。 利益相关者理论认为,组织的CSR活动是根据利益相关者相信的标准进行评估的(Wartick 2002)。 总是定义组织战略的产品,市场和活动也定义了公司的利益相关者组合。 企业通过在其产品中表现出对社会负责的因素来获利(Berman et al。1999)。 因此,我们假设:H3:社会行为与企业战略之间的契合在企业社会责任强度与企业声誉之间起着调节作用。

1.7 竞争强度与CR-FP关系

竞争强度是战略管理领域的关键理论,因为它可能会影响企业的业绩。 CI被定义为市场中“合作伙伴之间的竞争程度”(Ramaswamy 2001:990)。一般来说,行业的CI由行业内现有参与者的数量即市场结构来判断。 CI决定了公司对另一家公司的生存的结果,因为行业内的公司以其可用资源为基础进行多元化竞争(Ang 2008)。 Sen和Bhattacharya(2001)认为,当企业开展企业社会责任活动时,消费者往往喜欢,尊重,欣赏企业,认同企业并相应地充当其品牌大使。因此,一个部门的竞争水平越高(或越低),CR就越有可能在利益相关者的资源分配决策中发挥更多(或更少)的重要作用,并最终发挥公司的业绩。因此,我们假设:H4:竞争强度调节企业声誉与公司财务业绩之间的关系。

1.8 声誉管理能力(RMC)和CSR-FP关系

CSR-CR-FP链接受组织努力影响CR在链接中的作用。因此暗示CR可以并且应该被管理(Weiss等,1999)。管理声誉的能力影响CSR转化为声誉的程度(Wong等,2015)。组织可能通过有效的公司沟通(即广告)影响利益相关者的期望,并确保组织的行为反映在其声誉中(Roberts and Dowling 2002)。对其声誉不满意的公司可能因此努力监测和加强它;而其他拥有令人满意的声誉的公司则可能将重点放在维持以及提高声誉上。因此,企业的声誉管理能力可以是积极主动的(Shimp 1997)。主动声誉管理指的是组织行为,可以增强公司利益相关方对其绩效的看法。另一方面,防御性声誉管理通过有效的公司沟通来处理企业之前的负面形象/声誉(Bromley 2000)。因此,我们假设:H5a:企业的声誉管理能力调节了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声誉之间的关系; H5b:企业声誉管理能力调节企业声誉与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

1.9利益相关者权力和CSR-FP关系

最初“利益相关者”一词被定义为“没有其支持的组织”(Freeman 1984:25)。这样的组织由许多活动组成,每个阶段都有许多利益相关者。拥有权力的利益相关者有能力在尽管反对的情况下强制执行他们的愿望(Weber,1947)。研究表明,供应商,客户和员工是公司的重要利益相关者(Neville 等2005)。加强利益相关者关系可提高公司的声誉和FP(Mishra and Suar 2010)。一些利益相关者往往比其他利益相关者影响更大,因此,他们影响组织的能力应该利用利益相关者权力概念来构建(Mitchell等1997)。供应商权力(SP):与供应商的良好关系有助于获得优质供应和响应能力的益处(Sisodia 等2007)。有利可图的公司认为供应商是真正的合作伙伴,并促使供应商与他们共同参与可持续发展的业务(Sisodia 等2007)。从直观上看,对原材料供应商依赖程度较高的企业被认为与供应商相比功耗较低,即供应商能力较高。因此,供应商的权力意味着供应商影响某个企业的能力,高水平的供应商权力可能会对企业产生积极的影响(如果他们与企业的关系是正面的)和消极的(如果他们与企业的关系是负面的)。因此我们假设:H6a。供应商权力会对企业声誉与公司的财务业绩之间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客户权力(CP):CP是客户领导一家公司开展不曾考虑过的活动的能力。 Narver,Slater(1990)认为,企业应该理解他们的目标买家为他们“创造卓越价值”。 Yau等人(2007)认为公司应该能够预测,理解并可能控制客户的需求和口味。经理们承认,主要客户是公司进行的众多活动背后的推动力量(Boyd et al。2010)。因此,客户的需求应得到适当的回应,以获得更好的业绩。购买大部分公司产品或服务的客户由于其显着性而对公司的决策产生更大的影响力(Heide and John 1992)。因此,他们可能会对公司的业绩产生强烈的影响。因此我们假设:H6b。客户权力对企业声誉与公司的财务业绩之间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员工权力(EP):员工一直被认为是主要的内部利益相关者和非消费者利益相关者(Greenley and Foxall 1996)。 (Greenley和Foxall,1996)。满意的员工有更好的士气和工作动机(Berman 等1999),这导致更好的组织效能(Koys 2001)和企业的成功。他们的需求必须考虑到他们改进的工作表现(Lings 等2000)。因此,在基层,员工有权影响其管理和人力资源相关的决策。员工权力越高,员工工资和福利相关活动的花费就越大,这可能会对公司绩效产生不利影响。然而,就高度知名的公司而言,与行业中其他公司相比,员工的讨价还价能力下降,公司的支出与行业类似。因此我们假设:H6c:员工权力对企业声誉与公司的财务业绩之间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2.模型建立

基于Nevilles等模型(2005)的研究中,对现有模型进行适当修改,提出了以下模型用于研究。 这些修改是基于某些考虑而作出的。 公司的声誉在短期内形成,但是形成并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发生变化。 因此,CSR,CR和FP之间的联系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下图)。

H3

社会主动性和

企业战略契合

竞争强度

财务绩效

员工权利

企业声誉

CSR强度

消费者权利

供应商权利

H4

H2

H6a

H6c

H5a

H5b

H6b

H1

声誉管理能力

3.方法论

3.1变量

企业社会责任强度是指企业在接下来的一年将企业当年的利润用于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的程度。它使用企业CSR活动支出与前一年营业利润的比率(Paton和Williams,1999)进行分析。企业声誉以前是使用财富500强企业提供的企业级别进行分析的(Zadek et al.1997; Berman et al.1999)。然而

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资料编号:[24472],资料为PDF文档或Word文档,PDF文档可免费转换为Word

原文和译文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30元 才能查看原文和译文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外文翻译,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文献综述、开题报告、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