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市场上的合并效益:基于会计师事务所合并的证据外文翻译资料

 2022-11-01 14:53:02

英语原文共 27 页,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审计市场上的合并效益:基于会计师事务所合并的证据

审计市场上的合并效益:基于会计师事务所合并的证据

龚启辉 浙江大学 Oliver Zhen Li 新加坡国立大学

林宇鹏 香港城市大学 吴联生 北京大学

摘要

我们检验会计师事务所合并后效益是否有提升。我们的分析尽可能的用中国市场的上的审计周期的特定的数据。我们发现合并的事务所审计周期明显缩短但审计质量没有下降。我们更发现,当并购者是中国本土10大事务所且事务所的客户更多样时,审计周期缩短得更多。这个结果和水平合并产生规模效应的原理是一直的。然而,审计效益的增加并不代表审计费用的减少。相反,我们发现,尽管我们控制合并的市场影响力使它保持不变,但并购者是国际4大时,审计费用依旧会增加。这个溢价是由于国际四大的品牌效应。

关键词:审计合并;效益增加;审计费用;审计周期

第一章 文献综述:

并购一个重要的动因是规模经济拥有潜在的协同效应和经营效益的提高(Kim and Singal 1993)。事务所合并使事务所能够扩展他们在审计市场的也去,或者在一个特定行业的业务,实现规模经济,分享审计资源,减少单位成本(Scherer and Ross 1990; Junius 1997)。例如,一旦投资如审计软件开发和人力资本培训到位,可以以较低的边际成本为其他办事处或客户提供服务。DeFond and Zhang (2014)说如果我们定义有效的审计为“事务所能以最顶成本达到一定的水平的审计质量”,那么我们希望事务所合并能减少审计成本,并保持审计质量不变。

然而,关于审计市场的合并效益就审计费用角度的研究的实证性证据还不够(V. Iyer and G. Iyer 1996; Ivancevich and Zardkoohi 2000; Firth and Lau 2004; DeFond and Zhang 2014).再者,审计费用单边产品的价格而不是投入的成本。如果事务所能保留协同效应带来的效益而不是分给客户的话,审计成本的减少就没有必要诠释为审计费用的减少。此外,由于审计费用由生产成本,产品质量(品牌溢价)和定价策略等各种因素决定,即使审计质量没有变化,审计费用的降低也不能明确地被解释为减少审计工作。最后,现有研究中使用的审计公司兼并的数量有限,阻碍了研究人员提供关于这个问题的确凿证据的能力,因为缺乏横向的变量。

运用大量中国审计市场合并的案例,我们研究审计市场上合并前后的审计效益的变化。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CICPA)数据库的审计周期的独特信息使我们能够直接调查由于审计公司兼并(Caramanis and Lennox 2008)而产生的成本节约效应。我们量化审计市场整合的效率增益,并揭示审计师与其客户之间的价值分享。

我们的结果显示,审计工作量在经济上显着下降,反映在每个客户年度合并审计公司的审计时间减少了15.38%。 先前的研究表明,提高审计效率而不重视审计质量的尝试可能会适得其反(DeFond和Zhang 2014)。 我们表明,审计工作的这种减少并不伴随着客户审计质量的恶化。 相比之下,合并导致财务重述的可能性较低,修改审计意见的可能性较高,小额盈利预期的可能性较小,财务报告较为保守。 我们得出结论认为,合并带来的审计效益提升可以很好地解释审计 工作量的减少。

进一步分析表明,审计工作的减少主要来自于通过审计公司合并实现的协同效应。特别是,随着合并审计公司规模大幅增加,合并后的工作量减少的效应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然而,当收购者是国际大四审计公司(普华永道),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和德勤)时,工作量的减少效应并没有更多。看来,国际大四审计公司收购的是更高效的目标事务所,因此未来效率提升的范围有限。相比之下,收购方是中国国内10大审计公司时,我们发现了显着的增量效应。特别是,当收购方是中国国内10大审计公司时,合并审计公司的审计周期每个客户年度下降34.56%。此外,我们发现很多客户多样化的事务所审计审计工作量在合并之后有减少,这和协同效应的概念一致。

现有的审计文献推测,减少审计费用可以成为提高效率的指标(Iyer和Iyer 1996; Ivancevich和Zardkoohi 2000; Firth and Lau 2004; DeFond和Zhang 2014)。基本理由是,审计公司合并产生的节省劳动成本的好处可以以减少的审计费用的形式传递给客户。 但是,合并的审计公司因为可以保留提高效率的价值,不要与客户分享。具体来说,更大的市场力量和更好的品牌名称可以使合并的审计公司收取较高的审计费用。因此,减少审计工作是否导致审计费用减少仍然是未解之谜的经验问题。

合并后审计费用增加。 进一步的分析显示,审计费用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收购者是国际四大审计机构的兼并,即使在控制了市场力量和审计工作的变化之后。 相比之下,收购方是中国国内10大审计机构时,审计费用并无显着增加。 此外,当客户公司规模小或信息不透明时,费用的增加更加明显,这与小型或信息不透明的公司对有声望的审计师的认证有较大需求的观念相一致。 因此,我们将这种效应归因于与国际4大审计公司相关的品牌溢价(Klein和Leffler 1981; DeAngelo 1981; Francis 1984; Craswell,Francis和Taylor 1995; Carson 2009)。

我们作出以下贡献。 据我们所知,这是全面审查审计市场整合的节省效果的第一篇论文。 关于审计时间和中国大量合并事件的独特信息使我们能够提供审计市场兼并产生的规模经济的证据。我们的研究结果补充完善了完善强调规模经济的兼并和收购(Lichtenberg 1992; Maksimovic和菲利普斯2001年,2002年)以及研究提供审计服务成本的(Caramanis和Lennox 2008; DeFond和Zhang 2014)这方面的文献。此外,我们研究表明,审计工作的减少并不一定会使审计费用降低,因为审计公司可以保留审计成本降低带来的好处,甚至经过兼并后要收取较高的审计费用。 审计费用的减少既不是提高审计效率的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

我们致力于研究兼并入大的同行的事务所,这可可以保证兼并后他们的业务有大的影响,通常是被国际四大国内十大合并的所兼并的。合并不涉及国际大四或中国国内十大审计公司,我们考虑双方。这些审计公司小于国际大四或中国国内十大审计公司的规模但仍然很大。有超过2005年至2009年期间,70家审计机构拥有审计上市公司的执照。这70家中位数审计公司的审计费用总额为5631万元人民币(合755万美元),而审计公司则为研究费用为人民币7,205万元(合967万美元)。因此,我们的审计公司(审计师被收购的客户公司)或合并到同行相对较大的中型审计公司虽然小于国际大四或中国国内十大审计公司。此外,我们研究中的审计公司也是超过中等规模的中资上市公司。我们研究中治疗客户公司的总资产中位数是人民币2,270,350万元(3.0465亿美元),而中型上市中资企业总资产为人民币1,472.97元同期的百万(19759万美元)。我们研究中的客户公司占总数的31.83%非金融上市公司数量占2009年总市值的36.49%。因此,我们的样本可以很好地代表中国整体股票和审计市场。

本文的其余部分如下进行。 第二部分描述了中国审计市场合并的背景。第三部分阐述了假设。第四节描述数据和总结统计。 第五节讨论实证结果。第六节总结。

第二章 中国审计市场合并的背景

中国快速增长的经济刺激金融市场的增长。首次公开募股(IPO),增发新股(SEO)和上市公司的快速发展增加了对审计服务的需求,推动了审计市场的重大变化。为了抓住这些增长机遇,国际四大审计公司一直在扩大在中国的投资。例如,作为德勤五年计划的一部分,2004年6月1日,德勤首席执行官宣布在中国投资1.5亿美元。那是德勤当时在一个国家做过的最大的投资。新计划旨在将员工和收入提高四至五倍(“中国证券报”2004年)。此外,2005年3月,德勤宣布收购最大的国内审计联盟——天津联盟的北京天健。这项协议旨在帮助德勤提升其竞争力,赢得更多的审计业务。毕马威,E&Y和普华永道也宣布了雄心勃勃的扩张计划。例如,2005年,普华永道宣布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每年招收1000多名员工(“中国金融时报”2005年)。

为了保住市场份额,国内审计机构采取各种方式,包括与同行合并以实现规模经济,还有采取市场细分策略。 与国际四大审计公司相比,中国国内审计机构规模较小,妨碍了向大型上市客户提供综合审计服务的能力。 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报告,2004年,只有70家国内所对上市公司有审计资格。 然而,当时最大的国内审计所(立信)的收入只有15330万元人民币(1852万美元),不到在中国经营的最小的四大审计公司E&Y的四分之一。 此外,中国的审计市场高度分散。因此与同行合并可以是国内审计机构增加其规模和能力的手段(陈和吴2011)。

事实上,中国政府明确和暗示支持国内审计机构的兼并。 2007年5月,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发布了一份文件,说明扩大规模是国内审计机构的优先事项。报告显示,政府鼓励国内审计机构合并,以实现规模经济。 200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布的文件明确表示,政府将支持国内最大的十家国有审计机构并提供丰富的资源。 2009年11月,财政部和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如何获得审计香港红筹公司资格的指南。十二家审计机构,包括八家国内审计机构和四大国际审计机构,被政府选为首批合格审计机构。其他审计机构如果年收入超过3亿元人民币(如果有30多家上市客户),或者雇用超过400名个人注册会计师,也可以申请执照。然而,在大多数国内审计公司的规模相对较,不太可能获得执照。国内审计公司解决获得许可证问题最直接的方法是与同行合并(陈和吴2011)。与这些举措一致的是2008年合并数量急剧增加(见表1,A组)。

总而言之,与美国,英国等发达经济体的成熟审计市场不同,中国的审计市场自2000年初以来从高度分散的审计市场逐渐转为更为集中。审计市场的变化主要是 政府促进的,意在提高审计效率和核心竞争力,保护市场份额。 审计市场结构的动态和审计周期数据的可用性使我们能够验证审计市场合并产生的价值和价值分享。

第三章 假设提出

我们提出几个重要问题:审计市场整合是否引起的审计工作减少? 审计工作的这种减少是否反映了审计效益的提高? 审计公司有通过降低的审计费用将合并的好处传递给客户吗?

3.1 效益提升

并购的重要推动力是协同效应和效率提升的潜力。特别是兼并收购重新界定了公司的边界,消除了重复的功能,提高了资产配置效率,促进了客户信息共享和推进技术应用(Lichtenberg 1992; Maksimovic和Phillips 2001,2002; Maksimovic,Phillips和Prabhala 2011; Bena和Li 2014)。特别是对于审计公司,合并使他们能够在审计市场内或在该市场的特定行业中扩大业务,实现规模经济并降低单位成本(Scherer和Ross 1990; Junius 1997)。这些好处可能来自于审计软件开发,硬件收购,人力资本培训等。一旦这些投资到位,可以以更低的边际成本为更多的办公室或客户提供服务。此外,共享核心竞争力可以提高生产力。具体来说,审计技术可以在合并后由不同的审计公司共享,创造积极的网络外部性,降低提供审计服务的成本(Ferguson,Francis和Stokes 2003; Francis,Reichelt和Wang 2005; Basioudis and Francis 2007; Carson 2009 )。根据效率提升论证,现有的审计公司兼并文献表明,在审计市场整顿后,审计费用的减少体现了审计工作量减少的效应(Iyer和Iyer 1996; Ivancevich和Zardkoohi 2000)。鉴于审计费用是审计工作两的间接衡量标准,DeFond和Zhang(2014)呼吁进行更多关于直接衡量审计工作量指标,如审计周期的研究。事实上,Caramanis和Lennox(2008)认为,审计周期是一个良好和直接的代表审计工作量。因此,减少审计周期可归因于审计工作量的减少等等。

我们提出以下假设:

假设1a:审计市场的合并倒是审计工作量的的减少,反映在审计周期上。

审计工作量(小时)只是审计效率的一个决定因素。另一个决定因素是审计质量(DeFond和Zhang 2014)。人们可能会认为合并可能会降低审计师在诉讼风险中所占的份额,从而减少他们提供高质量的审计服务的动机。然而,影响审计质量的两个主要因素是审计机构面临的总诉讼风

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资料编号:[141571],资料为PDF文档或Word文档,PDF文档可免费转换为Word

原文和译文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30元 才能查看原文和译文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以上是毕业论文外文翻译,课题毕业论文、任务书、文献综述、开题报告、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